网上购彩

  • <tr id='mESfJl'><strong id='mESfJl'></strong><small id='mESfJl'></small><button id='mESfJl'></button><li id='mESfJl'><noscript id='mESfJl'><big id='mESfJl'></big><dt id='mESfJl'></dt></noscript></li></tr><ol id='mESfJl'><option id='mESfJl'><table id='mESfJl'><blockquote id='mESfJl'><tbody id='mESfJ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ESfJl'></u><kbd id='mESfJl'><kbd id='mESfJl'></kbd></kbd>

    <code id='mESfJl'><strong id='mESfJl'></strong></code>

    <fieldset id='mESfJl'></fieldset>
          <span id='mESfJl'></span>

              <ins id='mESfJl'></ins>
              <acronym id='mESfJl'><em id='mESfJl'></em><td id='mESfJl'><div id='mESfJl'></div></td></acronym><address id='mESfJl'><big id='mESfJl'><big id='mESfJl'></big><legend id='mESfJl'></legend></big></address>

              <i id='mESfJl'><div id='mESfJl'><ins id='mESfJl'></ins></div></i>
              <i id='mESfJl'></i>
            1. <dl id='mESfJl'></dl>
              1. <blockquote id='mESfJl'><q id='mESfJl'><noscript id='mESfJl'></noscript><dt id='mESfJ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ESfJl'><i id='mESfJl'></i>

                第二届郑克鲁学术思想研讨会在我校举办

                发布者:新闻中心作者:发布时间:2021-09-20浏览次数:917

                郑克鲁先生

                        9月19日,“第二届郑克鲁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上海师范大学徐汇校区西█部会议中心召开。会议由人文学院、商学院与我校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国家重点学科联合主办。来自全国四十个高校与科研院所的一百多名专家学者,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参与其中,共同探讨郑克鲁先生在翻译、教学、科研等领域留下的精神遗产。本次会议充分利用抖音、B站、视频号等多方线上平台,进行多维度、多层次、全方面的推广,B站全☆程同步直播,线下出席的专家和学人近百人,线上参与的特邀专家40多人,参与人数逾2000人。会议取得圆满成功,并引起了强烈反响。

                线上线下专家合影留念

                        会议开幕式由上海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国家重点学科≡负责人、外国文学研究中心主任朱振武教授主持,上海师范大学副校长陈恒、中国社会科学院陈众议、浙江大学资深教授许钧、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伟、人文学院院长查清华以及商学院教授茆训诚分别致辞。

                开幕式主持人朱振武教授致辞

                        陈恒高度评价郑克鲁先生的学术地位。他指出,郑先生学贯中西、融通古今,是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空★前绝后的大家。在地方高等院校出现如此大师巨匠,实属罕见,郑克鲁先生的成就,已经成为中国学术界极其╲珍贵的“郑ξ克鲁现象”。陈恒将郑先︽生类比浙江大学前校长竺可桢,进而指出“郑克鲁现象”对当前的中国需要何种高等教育、需要何种学术研究等问题,做出︼了最佳回答。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陈众议研究员、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许钧、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伟高度赞ξ 扬了郑先生在翻译、学术等方』面的前瞻性,认为郑先生实现了生命不息、翻译不止的崇高境界。他们在致辞中『提到,本※次会议将会对外国文学研究的发展提供启迪,为翻译人才的培养提供动力。查清华高度↘评价了郑先生在翻译、学术、育人三方面遗留下的宝贵财富,他希望人文学院能够继︼承和发扬郑先生的治学精神,将郑先生作为旗帜性的代表人物,弘扬和传承郑先生遗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茆训诚代表商学院感谢与会嘉宾的支持,他认为郑》先生一生低调,终生俭朴,始终是一位谦卑的长者,体现了前辈学人的学术骨气与学术正气,在低调中又具备奢华,是上海师范大学历史上永不磨灭←的荣耀。

                线下部分嘉宾

                        第一部分“学会与出★版社领导谈郑先生”由▅上海外国语大学副院长查明建教授率先发言。他从郑先生的文章与著作入手,评析了郑先生严谨的翻译风格,赞扬了郑先生捕捉时代变革的敏╱锐力。上海翻译家协会会长魏育青肯定了郑先生在学术、翻译、教育三方面的高度成↘就,并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分析了郑先生的翻译理念〒与方法。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社长孙玉认为,郑先生为出版类企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李维屏教授与宋炳辉教授一致认为,“郑克鲁现象”折射出翻译家的理想模式。

                线上部分』嘉宾

                        郑先生堪称学界楷◇模,与众多学界耆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研讨会第二部分“学界〓耆宿说克鲁”中,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黄源深教授从自己与郑︽先生的交流谈起,高度赞扬↑郑先生对翻译与学术的赤子之心。华东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陈建华认为郑先生是“杰出的学者、真诚的师长”。天津师范大学孟昭毅教授从郑∏先生与东方文学研究的关系出发,细致入∞微地分析了郑先生对于东方文学的独到见解。浙江大学聂珍钊教授认为本▲次研讨会继续推进了郑先生的未竟事业,将郑先生的学术精神发扬◣光大。四川大学杰出曹顺庆教授与浙江大学吴笛教授在大会发言中提到了郑先生的翻译与学术成就,剖析了郑先生的翻↓译观念与方法。

                郑克鲁先生

                        郑先生在法国文学的研究与翻译等领域功勋卓※著。各位法语文学的专家学者在研讨会第三部分“法语名〓家谈克鲁”中对郑先生的学术思想与成就进行了充分⌒探讨。武汉大学罗国祥教授回顾了郑克鲁先生在法国文学研究方面对武汉大学综合性中法交流基地发展的贡献。中国社卐会科学院余中先研究员与复旦大学袁莉教授就郑先生译文的准确性与全面性方面提出自己的思考与见解。我校李㊣ 建英教授和华东师范大学袁筱一教授一致◇表示,郑先生的研究︾走在了国内法国文学研究的前列,他以一己之力,穷尽法国文学研究与翻译的可能之地。

                        在研讨会第四部分“学界名家论克鲁”中,上海交通大学刘建军教授ξ与南开大学王立新教授认为郑先生是坚定人文价值、具有人文关怀的学者,是没有被异化的人。河南大学李伟∩昉教授与华中师范大学罗良功教授从郑先生译文的语言风格切入,认为郑先生跨越“研、创、译、教”多维。我校严明☉教授、施晔教授、宋莉华教授分别追思自己与郑先生的交往经历,认为郑先⊙生云淡风轻、虚怀若Ψ谷的精神,传承了中国传统士人的风度。

                线下会议现场

                        郑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师者,他桃李满天下∞,恩泽遍四海,培▓养出众多优秀的郑门弟子。研讨会第五部分“郑门弟子话恩师”将郑门优秀弟子汇聚一堂。浙江工商大学蒋承勇教授用雨果的♀名言“作品比岁月还「多”形容恩师郑克鲁先生。《外国文艺》执行主编李玉瑶从※《郑克鲁文集》的出版※谈起,尤其对《第二性》出版前后的艰辛做了回顾。临沂大学杨中▅举教授、青岛大学李汝成教授、苏州科技大学祝平教授、上海理工大学刘略昌教授、俞曦霞教授和江西师【范大学钟鸣副教授等12位郑门弟子从不同角度对郑先生的精神遗产进行了研讨,同时表达了对恩师的深切怀念之情。


                伉俪情深:郑克鲁¤与夫人与朱碧恒

                        在闭幕式上,研究生代表杨世祥满怀深情地诵读了自己献给郑先生的诗文,文辞庄重肃穆。学界青年代表周敏教授满含热泪,追思郑先生的点点滴滴。临近尾声,朱振武教授发言并致谢』词,感谢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他在题为《天下之大,有几人欤》的总结发言中指出,郑先生的著作多达47卷,文学翻译、著作和编著的字数共ω计4000万字,能与郑克鲁先生的成就相媲美的人,上海之大,有几人欤?译界之大,有几人欤?学界之大,有几人欤?中国之大,有几人欤?天下之大,有几人欤?郑先生一杯清水一盏灯的奉献精神,献身事业和服务人民的家国情怀,值得我们学①习和深思,并将鼓舞我们实现文学文化共同的学术理想。最后朱振武教授宣□ 布研讨会闭幕,本次研讨会」圆满结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郑克鲁先生的学术思想与学术精神,永远在后继者的心中回响。(撰稿:徐立勋)